主页 > S元生活 >Autopilot 到底特别在哪,让马斯克甘愿拿自己的车测试? >

Autopilot 到底特别在哪,让马斯克甘愿拿自己的车测试?

Autopilot 到底特别在哪,让马斯克甘愿拿自己的车测试?

虽然特斯拉 CEO 伊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经常立下一些看似不可能实现的承诺,但经历几次跳票后,他往往能神奇的实现目标,比如让万年赔钱的特斯拉盈利。

最近,他第 N 次提及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时间表,依然是那幺自信。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,一直对光学雷达视而不见的特斯拉到底特别在哪,能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自动驾驶之路吗?

与其他厂商相比,特斯拉有一大隐藏优势,就是贩售的车型都是不折不扣的联网车型,因此特斯拉能用这几十万台车採集的数据来训练 Autopilot 系统,并找出自动驾驶的「门道」,随后再透过推送提升庞大车队的自动驾驶能力。

从核心来看,Autopilot 的工作原理与其他自动与半自动驾驶系统类似,即系统应用之前,特斯拉会从车辆感测器(比如前置镜头)採集数据。

随后,Musk 会花钱找专业公司为图像资料数位标记车辆和其他物体。接着,特斯拉会将一些图像数据反馈给神经网路,让它辨识各种形式(主要是其他车辆和行驶方式)。透过不断训练,神经网路的学习能力会越来越强。

这个过程就是自动驾驶行业普遍应用的「神经网路训练」。消息人士表示,为了加快速度,特斯拉準备了成千上万块微型晶片(即 GPU)来同时训练神经网路。

除了用镜头和雷达採集常规数据,Autopilot 团队还能要求车辆採集特定数据,比如车辆相遇或从自行车、卡车旁经过时的数据,这样一来,他们就能训练神经网路自动辨识这些擦肩而过的物体。

Autopilot 模式打开时,软体会将镜头、雷达和超音波感测器採集到的即时数据整合,而「训练」许久的神经网路会试图预测物体短期内的运动方向。基于神经网路的指导,软体最终会决定车辆行驶路线。

不过软体工作方式的细节,特斯拉和其他厂商却有较大差别,且 Musk 还始终咬定光学雷达没有必要,现有的镜头、雷达和超音波感测器就能提供充足的路面数据了。

行为複製

知情人士表示,即使 Autopilot 模式处在关闭状态,镜头和其他感测器也能採集大量数据,供 Autopilot 团队分析人类驾驶在各种情况下的驾驶方式并模仿。之后 Autopilot 就会利用这个附加因素规划车辆在特殊情况下的驾驶方式,比如如何走曲线或躲避障碍,业界叫这种方法为「行为複製」。

不过,这种方式当然也有局限,教不会自动驾驶系统如何处理那些不易预测的危险情况,这也是许多公司依赖这项技术时小心翼翼的原因。

当然,特斯拉的工程师相信,只要能从规规矩矩的人类驾驶那里拿到足够的数据,神经网路就能学会如何直接预测最佳转弯、煞车和加速时机(大部分情况下)。

一位参与 Autopilot 开发的技术人员表示,「你完全不需要其他东西来教导系统如何自动驾驶。特斯拉甚至认为未来的程式设计师连代码都不用写,在遇到特殊情况时,Autopilot 自己知道该怎幺做。」

事实上,「行为複製」这种方法已经被许多自动驾驶开发者放弃。他们担心以这样的方式依赖神经网路,一旦发生事故就很难推算出真正的原因,毕竟神经网路如何决定还是未解之谜。

人工智慧能完全接管车辆之前,特斯拉必须慢慢来。这就意味着会让神经网路接手一​​部分代码编制工作,特斯拉 Autopilot 愿景团队主管 Andrej Karpathy 称为「软体 2.0」。

知情人士表示,特斯拉的开发版 Autopilot 系统就依赖于这样的神经网路,它能找出哪些感测器的读数是一致的,这也是感测器融合的一部分(有些厂商也在利用这种方法,但与特斯拉有所不同)。据悉,在告诉 Autopilot 如何找到一致读数的问题上,特斯拉神经网路的代码创作能力已经比程式设计师强了。

「影子模式」

关于特斯拉「影子模式」的价值,业内也众说纷纭。

说实话,这也是特斯拉的一大法宝,「影子模式」能在不影响车辆正常行驶的情况下执行实验软体。随后,工程师就能以获取的数据为基础,比对实验软体和人类驾驶选择的差异。同时,Autopilot 团队还能在「影子模式」下比对软体和人类在相同情况下所做反应的差异。

不过,在「影子模式」下,工程师就看不到路上其他车辆如何做出反应,因此外界批评该模式价值有限。此外,还有专家指出,特斯拉根本不知道人类驾驶的眼睛看到了什幺,也许人眼获取的讯息比 Autopilot 要丰富得多,毕竟在目标辨识能力上,有时候感测器还是稍逊一筹。

最为关键的是,在现实中 Autopilot 可没少犯错,一旦驾驶分心,就有可能发生车毁人亡的悲剧。今年 3 月,就有一位苹果工程师在 Autopilot 开启的情况下丢了性命。痛定思痛,Autopilot 团队也一直在努力,他们想阻止车辆撞上护栏,或者要给驾驶足够的煞车时间。

在随后的更新中,Autopilot 也进步巨大。内部数据显示,面对路中间的静止车辆时,它及时召唤出了自动煞车功能,而之前这一直是特斯拉最为头疼的问题。

虽然特斯拉并未公布具体数据以支持自己的论据,但在 Musk 看来,当下 Autopilot 的自动转向功能已经比人类驾驶更强大了。

CEO 玩命当白老鼠

当然,还有一点不同不能忽略,那就是 Musk 甘愿为 Autopilot 当白老鼠。

每週他都会与 Autopilot 计画的主管和工程师们开会,不过会场并非弗雷蒙特的办公室,而是Musk 自己的 Model S 里。

Musk 会在 Autopilot 模式下与员工通话,这样做不但能节省时间,还能顺道测试最新的开发版 Autopilot,有时他在路上遇到了问题,就会即时反馈给工程师们(Autopilot 躲避疯狂大卡车的技能就是 Musk 亲自主导的)。

事实上,Musk 比上面一段描述的还要激进,他的 Model S 简直就是一台「测试机」,Musk 甚至能自行调整一些 Autopilot 的参数配置。消息人士称,Musk 有时候会把车调得比公司的测试车还疯狂,他会将 Model S 推向极限,车辆的自动跟车距离、变道果断性都会让人吓出一身冷汗。

Musk 甘愿这样「奉献」自己,也彰显了 Autopilot 对特斯拉的重要性,毕竟这项功能对支持特斯拉股价意义重大。他还曾暗示,未来特斯拉可能会利用 Autopilot 开通自动驾驶叫车服务。

Autopilot 正式上线还不到一年时,一场致命交通事故曾给特斯拉泼了一盆冷水。当时,每週都会爆出与 Autopilot 有关的事故,而这些事故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驾驶过度依赖技术。

不过,Musk 可不在乎这些外部噪音。

他在内部大会上甚至慷慨激昂地表示,与其花十年时间打磨好了 Autopilot 再发表,还不如现在就去阻止事故并拯救生命,如果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就不去为这个世界做贡献,完全是懦夫的行为。

「我们做的不是让人舒服的事,而是真正正确的事。」Musk 说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